无锡上跨桥侧翻背后:运输公司的致命超载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无锡上跨桥侧翻背后:运输公司的致命超载

点击:35032
  

  无锡成功运输公司的“百吨王”定制超载车:轮胎、钢板、主梁均加强加厚定制,可承重200吨

  无锡上跨桥侧翻背后的致命超载:李洋和他的成功运输公司

  跑货车的盐城滨海人在苏锡常如过江之鲫,靠一辆车闯出来的李洋是其中有名的人物。

  这些年来,李洋“摆平”了大大小小的“超载”事故,但这次,他搞不定了,因为“桥翻了”。

  10月10日下午6时许,两辆自重加上货物总重达数百吨的重载半挂车,一前一后,成了“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”。

  据官方初步通报,312国道锡港路上跨桥系因车辆超载而侧翻。造成桥侧翻的这一重载车队,正来自无锡成功运输公司,无锡较大的民营货运公司之一。

  2005年扩建的312国道,是江阴港口一路去往无锡新区、苏州等地的必经之路,按照当年的荷载标准和安全冗余,这座桥扛了十几年。

  而在当地运输业人士看来,“这次坍塌事故,绝不会是偶然”。超载潜规则盛行的当下,行业对超载的默认值普遍在100余吨左右,而成功运输公司的实际老板,李洋,却敢把这一数字提高到近两百吨。

  两百吨什么概念?一辆小汽车1.5吨,一辆坦克50吨。

  “以前以为最多造成重大交通事故,死几个人赔了就行了,但谁能想到桥压塌了。”事发数日后,被收了行驶证无所事事的无锡成功运输公司驾驶员无意感叹,“这下完了”。

  李洋其人

  到无锡成功运输公司附近至钱桥藕塘一带转一圈,遇到的人基本都能给你透露出些关于李洋的信息。

  部分跟他打过交道的货车司机,对其为人颇有微词;加油站师傅知道他重载大半挂车很多,不相关的饭店商店也看到过他的奔驰路虎等豪车。

  “他很有钱。”多位自称与李洋相熟的人说,他家里至少有3套房产,2辆豪车,二十多辆单价五六十万的重载大半挂,以及一个年租金10万元左右、能同时容纳50辆车的停车场。每年花给“通风报信”避开交警的黄牛的钱就要20万。

  在一些与李洋打过交道的驾驶员眼里,李洋“抠门、啰里吧嗦,总是怀疑驾驶员占便宜”,有一次给补轮胎的师傅年终结账,“总共十万六,他硬要让人家免去六千块的零头。”“他那里的驾驶员换得也频繁,就算基础工资高1000元,我也不愿意去。”

  而在一些盐城老乡眼里,事故发生之前的李洋,就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励志奋斗的成功标杆。“硬是靠着一辆货车,闯出了一番天地。”“算是盐城人在无锡混得最好的一批了。”

  老乡对李洋的印象,可能更多来自于与老板娘刘建萍的接触——距离成功运输3公里远,刘建萍开了一个美容院,邻居对她交口称赞,“为人低调和善,邻居忙得没时间烧饭,她还会亲自端饭给他。”

  有知情者透露,这家无锡成功运输公司可能改过好几次名字,改名原因不详,至于法人代表为何是女方,“可能是我们盐城这边的习惯,女的当家。”邻居说。

  最早出来闯荡的李洋,还带出一个在无锡跑货运的“盐城滨海帮”,包括亲哥哥、堂弟、外甥等亲戚以及一些同村人也都从苏北出来,抱团跑运输。

  作为重要的钢材集散地,大部分钢材从全国各地海运而来,到达江阴港,再从江阴港出发,送至热闹的长三角制造基地。

  庞大的需求带来生意,但充足的运力挤压了早年的利润空间,近些年来,伴随运价的趋于透明,跑运输并不如十几年前那么挣钱。

  直到此次事故发生,李洋的财富迅速积累背后,隐藏在行业内部许久的“超载”潜规则和生意经,才被悉数抖落于公众视野中。

  发家秘笈

  “疯狂超载”似乎成了李洋的“发家秘笈”。

  大概在三四年前,与李洋认识十多年的老王突然注意到,李洋的“百吨王”突然多了起来。

  这种重载半挂车专为超载而生——牵引车头买的一般是陕汽德龙X3000超强版,吊车也是定制的,最好的是中集驻马店的,轮胎、钢板、主梁等等都要特别加厚加强。

  经过特定改造后,理论上17米半挂车最大承载量可达到250吨,出售价格则升高到六七十万。

  “用不着看货,仅凭这车的外观就能一眼判断有没有超载。”老王说,这车故有一名儿叫,“百吨王”。

  他给澎湃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,即便是按照如今较低的运价算,李洋的20多辆重载“百吨王”,一天跑一趟,也可以为他带来一个月四五万的利润。

  从江阴到无锡,一吨热卷钢材运费13块,标载30多吨与超载180吨,运输差价就近两千元。长三角地区几乎没有路桥费,每跑一趟的物流成本则是300块燃油费和230元左右的驾驶员基本工资,以及按趟数而非载重质量计算的绩效工资。

  “若是只装荷载的30吨,一趟一个热卷,驾驶员的基本工资都不够。”老王说。

  李洋隔些时间会添置百吨王——由于超载严重,这种重载车往往5年就要报废,老板们往往把货运赚到的钱投入到更新车辆上。

  长三角制造重地,单子自然不愁,但困难常常在于运输公司是否吃得下大单,车辆的规模增加自然带来财富积累。

  一些拥有着十几辆“百吨王”车队的老板在规模做大后逐渐向规范靠拢,接一些大厂的单子,利润低但胜在稳定安全,比如溧阳一家大型钢企,每次货车装好出来就要过磅,连带车不得超过150吨。

  在经历过因超载而疯狂赚钱的时期后,四十多岁的老王最终选择跑回标载车,“安全稳妥,百吨王的刹车距离让人怕呀。” 其他一些还留在灰色地带的驾驶员则普遍选择了最多120吨左右的超载量。

  “但李洋似乎没有收手。”老王说,虽然做到了当地最大的运输公司之一,他的超载量却似乎有增无减。“他还是依然做些苏锡常的小厂生意,这样价格不会被压这么低”。

  这种疯狂超载,以难以量化的方式破坏了行业规则。

  “不是不超载不赚钱,而是劣币驱逐了良币。”国内一个大型公司相关负责人说,该公司几年前遣散了自有车队,就是因为合规缴纳社保、标载,根本赚不到钱,每年还要亏损上百万。

  包赚不赔的买卖

  桥倾塌出事,老王不意外。“像他们这样搞,出事儿是早晚的。”。

  在超载这条路上,李洋不是唯一的独行者,他身后是一片疯狂超载的庞大同行,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、甚至可以全身而退的违法成本。

  目前国内对超载的处罚以罚款为主,而罚款亦有上下限。

  根据《中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对超载的处罚, 货运机动车超过核定载质量的,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;超过核定载质量30%或者违反规定载客的,处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,并强制卸货分载,超载100%的处一万以上罚款,并强制卸货分载。

  但实际操作中,上限给了地方宽严调节的空间。

  老陆跑了十多年货车,几乎是一路南下从内蒙古到北京再到广州福建,最终又倒回来选择在长三角常年跑短途,一个原因就是这里的“柔性执法”。“北京广东太严,长三角民警虽然查,但不会把你往死里整。而是一般按照最低的或者中间的处罚。”

  但他不认为这种“宽容执法”助长了超载的盛行。“当地制造业多,交警只是照顾下给他们开了条口,是他们死命往里钻。”

  除了交警流动巡查之外,公路管理处也可以根据《公路安全保护条例》进行相应处罚。

  比如第64条,在公路上行驶的车辆,车货总体的外廓尺寸、轴荷或者总质量超过公路、公路桥梁、公路隧道、汽车渡船限定标准的,由公路管理机构责令改正,可以处3万元以下的罚款——这一条款,就可直接适用于“百吨王”这种肉眼即可分辨的超载车型。

  过去3年,苏州吴江公路管理处向法院申请对这种“百吨王”公司强制执行行政处罚案件近千件,无锡成功运输被罚过3次,共罚款6.62万元。

  而对于“超载”导致的人身伤害,保险公司则可覆盖大部分赔偿。

  无锡成功运输公司因超载导致交通事故至少5起,原因多是重型半挂牵引车直接撞上,最终导致一人死亡、一人残疾,多人受伤,保险公司理赔之外,无锡成功运输公司赔付总额约10万元。

  当地熟识李洋的人称,李洋几年前便与妻子办理了“离婚”,悄悄地退出了无锡成功运输公司的股东版图;而在其他公司名下,可能还有数辆属于他的“百吨王”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 陈卓 袁杰

顶一下
(17895)
踩一下
(88577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